網站地圖  登錄 注冊

欄目

頻道

當前位置: > 首頁 > 黑龍江 > 消費要聞 >

聯通代理商私售非實名手機卡成“黑卡”源頭 最嚴實名制難落實?

2019-06-07 16:19  本文來源:南方都市報 作者:李慧琪 蔣琳

  • 微信
  • 新浪微博
  • 騰訊微博
  • 更多更多

近日,山東的孔先生在陪同妻子開通聯通手機卡時,被工作人員告知無法辦理,因為其妻子身份證名下已有5個外地號碼,達到上限。這讓他們非常不解:妻子從沒去過號碼所在地,這些號是怎么辦出來的?

南都記者調查發現,盡管國家對手機實名登記有嚴格的要求,但長期以來,未實名或假實名的手機“黑卡”仍然大量存在,并成為了下游詐騙電話、騷擾電話的源頭。有專家認為,造成這種現象的主要原因是電信運營商的社會銷售渠道有非實名登記的情況,“人證合一”的驗證難以落實。

名下莫名多出5個外地聯通手機號

5月12日,家住山東臨沂的孔先生陪妻子去聯通開通新卡,卻被告知無法辦理。 隨后經過查詢發現,其妻子名下已有1個湖北武漢手機號和4個江西宜春手機號,因超過規定限額所以不能再辦理新號。

聯通代理商私售非實名手機卡成“黑卡”源頭 最嚴實名制難落實?
孔先生妻子名下多出的5個外地聯通手機號。

“我和妻子從未去過湖北和江西,怎么可能會有當地的手機號?而且我們的身份證也從未丟過。” 孔先生對南都記者說。

于是,他分別向湖北和江西的聯通客服投訴。南都記者從孔先生提供的錄音中了解到,投訴過程中孔先生明確提出,要求兩地客服調查清楚是誰通過什么方式開卡。

在后續反饋中,武漢聯通的投訴處理人員表示,具體開卡的代理商已經離職,聯系不上相關人員。

宜春聯通的工作人員則向孔先生透露,“是代理商一個小伙子(把未實名的卡)賣出去的,成批出的貨,買卡的人自己在網上開通的。” 不過,目前這個人也已經離職。 “是之前大學生打暑假工、寒假工時發展的業務,目前我們已經辭退了相關人員,并罰了款。”

盡管孔先生一再要求先調查清楚事實再銷號,但目前湖北、江西兩地客服均表示,已經把孔先生妻子的身份證和其名下的手機卡做了剝離處理,即與手機號取消關聯。

身份信息照片泄露 被用于手機卡實名認證

雖然妻子無法開通手機號的困擾解決了,但孔先生想知道,為什么在國家已實行實名制并且本人不在場的情況下,仍然能夠開出“黑卡”來?于是,他進一步向湖北、江西兩地聯通要求查看實名登記信息。

兩地工作人員回傳的用戶入網實名身份信息顯示,用于開通這5個手機號的確實是孔先生妻子的身份信息,包括身份證復印件和一張手持身份證的照片。孔先生認出,這張照片是2015年10月,他妻子開通一款名為“錢盒”的POS機時拍攝的。

聯通代理商私售非實名手機卡成“黑卡”源頭 最嚴實名制難落實?聯通代理商私售非實名手機卡成“黑卡”源頭 最嚴實名制難落實?
武漢、江西聯通返回的手持身份證照片為同一張。

孔先生對南都記者提出疑問:“武漢的電話卡顯示是2018年12月開通的,宜春的電話卡是2019年4月開通的。如果真是我們自己開的卡,怎么可能在不同季節不同地點,拍的照片卻一模一樣?”

武漢、江西聯通返回的手持身份證照片為同一張。

顯然,是不法分子設法獲取了“錢盒”的這張手持身份證照片,開通了手機卡。那么,這張照片是“錢盒”泄露的嗎?

“錢盒”POS機所屬的深圳盒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向南都記者證實,聯通系統中的這張照片確實是孔先生妻子在辦理POS機時留下的。但究竟是誰泄露了這張照片,又是誰利用這張照片和身份證照片充當聯通實名身份資料,公司尚不清楚。

深圳盒子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也向孔先生表示,客戶的信息有可能是在外發過程中被不法分子利用,并表示后續有關部門會聯合中銀消費金融(或其他第三方平臺)協同調查,嚴懲處理。

也就是說,聯通下屬的代理商把沒有實名的手機卡售賣出去,不法分子再通過各種渠道獲取公民的個人信息進行實名認證,這樣一來,處于灰色地帶的手機卡就被“洗白”了,能夠正常使用。

手機“黑卡”是電信網絡詐騙的源頭

據南都記者了解,這種“黑卡”現象并非個例。

安全牛《2017年度黑灰產畫像:黑灰產服務型產業鏈報告》顯示,來自傳統運營商的黑卡數量要遠多于來自虛擬運營商(通過共享移動、聯通、電信三大基礎運營商的全部或部分網絡資源來開展業務)的黑卡數量,前者幾乎是后者的四倍,這是因為“傳統運營商和虛擬運營商的手機卡總量不在同一個數量級上”。

報告還提到,在非虛擬號段上,將近一半的手機黑卡來自于中國移動,約三分之一來自于中國聯通,中國電信最少。在虛擬號段上,絕大多數是中國聯通的手機黑卡,中國移動次之,中國電信依舊最少。

據央視新聞2月報道,卡販售賣的手機卡包括移動、聯通、電信三大運營商的手機卡,和170、171開頭的虛擬運營商的手機卡。很多卡販直言,手機“黑卡”是拿了他人的身份證實名注冊好的。

阿里安全部資深總監張玉東曾告訴南都記者,“黑卡”是電信網絡詐騙等各類網絡違法犯罪活動的源頭。為了避免暴露身份,不法分子們通過各種渠道購買“黑卡”,然后就能結合受害者的個人信息實施詐騙。很多專家表示,“黑卡”流入導致的下游違法犯罪之所以屢打不絕,很大原因在于上游的非法獲取源頭難挖。

“只要市場仍然有需求,比如騷擾電話、詐騙電話等,就有個別違法人員會為了多賣卡,在實名制的執行上打折扣。” 中國消費者協會專家委員會專家邱寶昌告訴南都記者。

落實難點在于“人證合一”的識別

2015年9月,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國家工商總局聯合印發《電話“黑卡”治理專項行動工作方案工作方案》,在全國范圍聯合開展為期一年的專項行動,要求從提升身份信息核驗能力、完善證件核驗技術手段、規范社會營銷渠道、加強網絡營銷渠道管理等方面打擊“黑卡”源頭。

2016年5月工信部發出通知,要求各級通信管理部門及運營企業貫徹落實《反恐怖主義法》等法律規定,進一步做好用戶真實身份信息登記工作,要求2017年6月30日前全部電話用戶實現實名登記,當時被稱為“最嚴實名制”。

然而,多位專家對南都記者表示,目前想要完全根除手機“黑卡”幾乎沒有可能,即使是監管力度比運營商更大的銀行系統,也照樣還有拿別人信息開卡的情況出現。

“百分之百根除是不可能的,就像刑法規定殺人要判死刑不代表沒有殺人案件的產生一樣。”中國互聯協會法工委副秘書長胡鋼認為,實名制主要的落實難點在于“人證合一”的識別。

為確保“人證合一”,付亮建議,通過一些特征比對,發現手機卡不是本人使用時,運營商應要求用戶重新在平臺上進行視頻認證,及時防范“假實名”的漏洞。

如果個人信息被盜用開通手機卡,受害者應該如何維權?

付亮表示,如果沒有進一步的侵權行為,沒有對當事人造成實質性傷害,比如造成經濟損失或者因進入黑名單影響征信,而且在運營商也及時制止號碼運行的情形下,當事人想要進一步追責“還是很難的”。

但胡鋼則認為,按照《反恐怖主義法》第二十一條,相關企業經營者沒有履行實名要求的話,就應該進行行政處罰。因此受害人可以先向公安機關投訴,然后以行政處罰決定作為重要證據,提起民事訴訟,要求相關經營者進行賠償。

責任編輯:劉傳江

相關閱讀:

網站介紹 城市消費維權網 全國打假網 記者名單 報紙廣告 網站廣告 新媒體廣告 版權聲明

 

中國消費網新聞熱線:010 - 88315472 010 - 88315473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 - 88315476 010 - 88315479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阜成路北三街8號 郵 編:100048

中國消費網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012006031 京ICP備09107225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6600號
中文域名(中國消費網.中國,中國消費網.cn)
Copyright ? 2014-2019中國消費網 版權所有 網站統計

江苏七位数走势图